一根胡萝卜

My Queen@绾澜
————————————————

你一定会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

————————————————
💛胜出💚

⭐嘉金⬆

只产糖,我萌的cp这么甜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呢(…)


欢迎称呼萝卜/小橘wwww

【轰出】能借用一下窗帘吗?

    Δ:

|| 关于两人告白场景的妄想.
|| 两个人的状态大概是轰(→)←出这种的www
|| OOC预警.






绿谷出久碰上了他人生当中的第二大难题。


他的笔记本不见了。


那本陪伴他多年、记录了他多少个日夜分析数据才想出的应对某些个性的具体作战方式的本子,就这么不翼而飞。先不说里面的东西有什么作用,光是从情感上他就割舍不下。当年他的本子在被他的幼驯染炸得面目全非时,他都没有丝毫丢弃的想法。




好吧,以上的这些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原因。要说到最重要的一点……

笔记本里的某一页写满了他的秘密,一个不怎么想让第二者知道的秘密。


至于他人生的第一大难题——


他视线飘向刚进教室的轰焦冻。




他对这个人怀有一些非分的念想。
恋爱方面的。






他昨晚上回家后,打算在本子上写下白天在学校模拟实战练习中学到的经验。结果打开书包,原本应该安静地躺在那个位置的笔记本并没有出现在视野里。


他立刻慌了神。


几秒之后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把今天的事情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


不一会儿他皱起眉,嘴上的毛病又犯了起来。


不,不对,最后一节课应该还在的,他那节课因为走神还在上面乱涂了一些东西。嗯……放学的时候,他和轰君一起值日,那时笔记本在桌柜里。之后呢?他们值完日后他把笔记本拿出来准备放进书包里,轰君这时候问他要不要一起走,他出于内心的羞耻连忙摇头拒绝,胡乱地把笔记本塞进柜子里就急匆匆地走了。


所以……没出意外的话,他心爱的本子应该在桌柜里。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


今早他比往常来得都早就是为了确认本子在不在,到教室后却发现柜子里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是他漏掉什么细节了吗?


他不死心地在垃圾桶里找了找,没有。等到班上同学陆续来了之后他还挨个去问,但都无果。


当然,这些人里面他没有去问小胜,因为他坚信他不会做那种无聊的事情。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一个人没有问过了……


他暗自握拳,心里的两个小人在激烈地争执。一个吵着说轰君可不是那种人,另一个却在雀跃地怂恿他去问吧,这可是难得靠近轰君的机会!


……


最后什么结果也没得出来,他叹了口气。

他现在……不能太靠近轰君,不然绝对会露馅的……





已经坐在座位上的轰焦冻沉默地看着书包里不属于他的笔记本。


拿到这本笔记本完全是件意料之外的事,至于为什么没有放回原主人的桌柜里……大概是脑子一时发热。


事情是这样的。


昨晚在和绿谷把一切都清理完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他看了一眼正在收拾书包的绿发少年,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自己也想不到的话。


“绿谷,要一起回去吗?”

他清楚地看见面前人的身子一僵,简直像是在一瞬间被按了暂停键。接着少年转过身,看起来很慌张,朝他摇头又摆手道:“不,不用了轰君!我一个人能够回去的,就算遇上敌人我现在也可以解决的!谢谢轰君的关心……那我就先走了喔!明天见轰君!”


少年背起书包就跑了,颇有些逃的意味。他跑的时候动作太大以至于撞到自己桌子的一角,但对方似乎不在意这种小事,撒开腿就溜了。


……


轰焦冻抿着嘴,看着对方的背影不知为何脑子里想到了“兔子”这个词。


他也准备回去了,低头却看见掉在地上的本子,看上去挺眼熟的。


……如果没猜错,这个,好像是绿谷平时记东西的本子?


他发誓自己去拾本子时,任何偷看的念头都没有。但是不巧的是,一阵风从耳边吹过,扬起他头发的同时也吹开了绿谷的笔记本,然后停留在了写满字的某一页。


他弯腰伸手的动作就那样停住了。

这是什么……


为什么绿谷的本子会写满了他的名字?


他最终没忍住内心深处的好奇,拿起本子仔细观察。


白纸上毫无章法地填满了自己的名字。


「轰君」、「轰君」、「轰焦冻」、「半冷半热」、「焦冻」、「轰君」……

看到一半时,他的视线定格在纸的最中间,被笔抹掉的小黑块上。




「喜欢」


他看见了那里原本写的两个很小的字。

他站着思考了一会,决定把本子装进自己书包里,虽然这样做有些对不起绿谷,但他确实想弄明白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当他看见那两个字时,内心涌上了一阵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喜悦?


当天晚上他小心地端着笔记本,始终只在看那一页。因为他不想偷看绿谷辛辛苦苦奋斗的成果,这不公平。


反正他现在看的这一页又不是他自己翻开的,所以……也没关系吧?他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他盯着那两个字看了很久,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左半边身子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真奇怪。


绿谷喜欢他?为什么?什么时候?是哪种喜欢?


他有很多疑惑得不到答案,同时又为自己现在的行为感到迷惑。为什么要在意这种事呢?怎么想应该都只会是好朋友之间的喜欢才对,这样才正常。


那他现在心里升起的这股失落感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他其实在期待着什么吗?

这又是为什么呢?

……


突然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响起。明明微弱到几乎听不见,可在他听来却像雷鸣般大,震得他整个人都恍惚了。


因为你喜欢绿谷。


他……喜欢绿谷?


那,他的又是哪种喜欢呢?是和绿谷一样的喜欢吗?

他像是遇见了一道非常难解的数学题,但是这个问题可比那些题难多了。因为那些题总会有迹可循,可这个实在找不到任何思绪。


算了。

他合上本子,放进书包,决定睡觉,明天去学校直接问本人比较好。







现在、去问清楚吧。

轰焦冻拿着笔记本走向绿谷,他心里有些紧张,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有过了。


“绿谷。”


正在苦恼的少年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见了令他心悸不已的脸。

呜哇…!太,太近了……


他迅速调整好状态,扬起一贯的笑容。


“啊原来是轰君啊,早上好!那个,有什么事吗?”

“这个,昨天不小心捡到的,本来想给你但是你已经走了。”轰将手中的笔记本递了过去。




绿谷出久碰上了人生中的第三大难题——他喜欢的人拿着写着自己秘密的本子。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快得超出正常的跳动频率了,全身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涌上他那小得可怜的脑袋。


他颤抖地接过本子,不小心触碰到对方的指尖,像是在森林里突然听见枪声的鹿,他吓得不知所措,眼神闪烁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他一瞬间冒出了很多念头。


轰君为什么会拿着他的本子?轰君看见了吗?他怎么想的?他会不会觉得恶心呢?他……对我到底怎么想的呢?

他思索着如何询问,对方已经开口了。


“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私自看了里面的内容,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对不起。”

轰焦冻对绿谷弯下腰。


绿谷觉得自己现在与其说震惊不如说是羞耻感占据主导。他在想教室里为什么没有地洞呢?他现在,羞愧得不想存活在这世上了,太丢人了……


“那个,轰,轰君…我能问问你看的是哪一页吗?”

不要,千万不要是那一页,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轰沉默了一会,直起腰,看着眼前用笔记本捂住自己脸的绿谷,扔下了一枚炸弹。


“喜欢。”

…诶?什么?

“抱歉,是看见了绿谷写我名字的那一页。”


轰看着满脸通红的绿谷,再一次觉得对方像个兔子,小小的,很可爱。


事已至此,他还能怎么办?糊弄过去吧?


“那个!轰君,如、如果给你造成困扰的话我很抱歉!!上面写的喜…喜欢没有别的什么意思!真的!是……”

“是朋友间的喜欢?”

“……”


绿谷出久,你要有点出息啊!


于是他闭上眼,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不是——我对轰君的喜欢是,是……恋爱的那种喜欢!是想和轰君做些更亲密的事情的喜欢……”


说…说出来了……

他仿佛听见了连接着他和轰君之间的那条名为友谊的绳子“啪”地断开的声音。


是啊,他们再也做不成朋友了……绿谷低头盯着自己的鞋面有些难过地想着。更坏的就是轰君以后很有可能会不理他。

死就死吧。他自暴自弃地想。





突然,他的脸上传来温凉的触感。

咦?他抬头。

……轰君?他在干什么?他的脑子快无法思考了。


“绿谷,你的脸好烫。”

这是轰在用自己右手抚上绿谷的脸之后,下的结论。绿谷的脸很软,触感很好,让人忍不住想用力捏捏。


“这、这是当然的吧!!!”他忍不住喊出声。


由于紧张,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真是的,轰君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绿谷,我喜欢你。”

他不相信他所听见的话,轰君……也喜欢他?不,这怎么可能?

“轰君,你说的喜欢是朋友之间的吧?可是我……”


“是想亲你的那种喜欢。”


轰直直地盯着绿谷逐渐瞪大的双眼。

被对方一记突然打过来的直球惊喜到不知该作何反应的绿谷,只能愣愣地呆在那里。说实话他现在其实蛮想哭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


“轰、轰君……这是真的吗?”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听起来黏黏糊糊的。

轰焦冻的视线越过绿谷,看到他身后被风轻轻带起的窗帘。



……

???

绿谷看着轰焦冻突然走向小胜那边,对他说:“爆豪,能借用一下窗帘吗?”


对此,他的幼驯染仰起头不爽道:“哈啊?你用就用,关我屁事啊。”






接下来发生的事,他想这能作为他最宝贵的记忆之一,珍藏一辈子了。


轰焦冻折回身,朝他走来,眼睛里闪着细碎的流光。

他攥紧校服的衣角,忽然觉得有些紧张。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腰上忽然多出一股力道将他和轰君之间的距离拉得无比近。


“哗————”

蓝白色的窗帘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在风的鼓动下翻飞起来,将他们两人与班上的同学隔绝开来。



那是一秒钟的事。


他只记得轰君闭上双眼的睫毛,和唇上柔软的感触。

他们的双唇仅仅碰了一下就分开了。

然后面前的人脸上出现了罕见的红色。


轰焦冻双手轻轻捧住绿谷红得可以滴出血的脸,将额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缓慢而坚定地说道。





“绿谷出久,我喜欢你,是这种喜欢。”







绿谷出久,16岁,人生中的第一大难题到此圆满解决。




-fin-




窗帘:…………///
A班众人:!!!!!!
爆豪:嘭————

——————————————————————————————————————
诸位我有错,md这是谁?这还是轰吗???ooc到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柚子说试试那我就试试好了,然而似乎失败了…………。

祝各位看得愉快!!!(遁走。

评论(7)

热度(69)